的确是甜了不少

会儿, 冬雪也就是个表明上冷静自持, 还是为了保护自家小主硬撑起来的。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了。

  冬雪支支吾吾不肯明说的补药, 想也知道是补哪方面的。

  冬雪八成是想到了点什么, 认为自己在偷偷避孕。故而这方面的补药就怎么都不肯明说。

  韩少军很是大方的把温热的汤药一饮而尽。眼角不出意外的观察到冬雪欣喜以及愧疚的神色。不过她隐藏得很好。异样的神色一闪而过,除了韩少军没有其他人注意到。

  “这就对了, 凡事都没有自己的身体重要, 小主现在别看着比以往结实不少。可底子在那里呢。”冬雪麻利的把碗搜走。“每天一小碗。”

  “那个……”

  “小主, 这补药的味道我可是请何医女特地调过的, 不苦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嗯, 的确是甜了不少。不过那种苦甜苦甜的还不如全苦呢。

  “冬雪,你刚刚说,这方子是给何医女看过, 难不成这方子不是何医女开的?而是你找来的?哪来的!”多云突然间拦住了冬雪。

  她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可当冬雪再度提到何医女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。

  多云这么一问,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凝重了。

  小雨和晴儿她们直接屏住了呼吸不敢喘气。

  冬雪对多云的质问虽然差异但是没有什么意见――后宫中小心为上,多云这么做是把沈静姝放在心上的证明,是忠,她高兴还来不及呢。

  “别紧张,方子是老方子,苏嬷嬷给我的。”

  苏嬷嬷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